真正見過世面的人都很謙卑的根本原因是,他們看不起群體智慧,始終用一個聲音說話很可怕,我們得學會在群體中找到自己

大强 2020/09/06 檢舉 我要評論

馬克思曾經說過,人與其他物種最不同之處在於人類的本質是社會性。只有在社會中我們的價值才可以得到合理的實現。所以群居是必然的。通過與人發生交流溝通,我們才能有發展。

心理學上有個著名的群體效應(Group effect)。即當個體聚集在一起產生群體時,通過群體對個體的約束和指導。

在群體中的個體會影響整個群體的變化,而群體也會對個體產生反作用力,促使個體的心理及行為發生一系列的變化。

冒險性轉移

群體是一個神奇的團隊,當所有人聚集一起思考問題時,是會產生化學反應的。雖然群體的力量比個體要強,但個體處於群體中會很容易被整個群體帶跑偏。

受到群體帶來的壓力而使自己的想法無法表達,能力也得不到發揮,這時整體的工作效率便會降低,就便是群體的社會致弱效應。

團體活動中,為了整體利益勢必會以犧牲個體利益為先,在群體中,個體一開始會保留自己的想法,但經過群體的一起思索便會朝著某一方向發展。

由於在群體中會做出的決策會使大家的責任分攤,不像個體獨自做決定時所要承擔的責任大。所以決策最終會導向更為冒險的地方去,這便是有名的冒險性轉移(Risky transfer),也是我們常說的群體極化。

 

位於群體中的決策,其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折中主義,有時更偏極端化。因為我們處於集體中會自動遵循群體決策規則,人們在群體中做冒險的決定會不自覺將責任分擔到每一個人頭上。

除此以外,當在群體中時,我們會把自己的觀點與他人觀點進行一定的比較評估,並想知曉他人對自己觀點的看法與評價。

就算自己有單獨的見解,但在與他人比較之後,會產生一種神奇的效應——沉默的螺旋效應,即原本持有反對意見的群體成員會跟從群體裡大部分人的意見。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少數服從多數。

《十二公民》這部優秀的懸疑電影片,通過陪審團,作為一個群體,來根據已有的證據對殺人案進行探討,最後採取全票通過一個統一的答案,陪審團才能離開。

最開始,大家都裁定這個案件的殺人犯就是那位富二代,但只有一位堅持自己的觀點,並始終不願意改變意見。

 

由於意見的不統一,大家都說服不了那位堅持自己觀點的,中途很多人迫於無奈,想早點解決這件事離開,不少人開始改變自己的觀點。

這場討論最終也非常具有戲劇化,大家最後終於在第一個反對人的堅持下,改變了自己的意見,統一了一致的觀點。

群體思維代替個人思維

這個陪審團對應的就是現實生活中的群體,處於群體中,很多人都不會有自己的觀點,都選擇隨波逐流,剛開始《十二公民》的陪審團也有幾個曾經有也持有反對意見,但他們之前的人大多數都是支持為主。

但只有一個人堅持到了最後,我們在群體中很難保留自己的想法,很多事就是這樣被決定下來的。群體思維會為我們節省時間,分擔責任,讓我們有一個決策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