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未經他人苦,莫勸他人善,未經他人生,莫批他人惡」:在別人的婚姻裡,管好自己的嘴

小酱 2020/05/07 檢舉 我要評論

01

郭德綱說:我特反感那種都不知道我經歷過什麼就勸我大度的人,我這兒哢嚓被人捅了一刀,血還沒擦乾淨呢,他就在那兒嚷嚷著你得勇敢起來……

生活中,這類人也不少,沒有經歷別人經歷的痛苦,卻還在道德制高點分析著種種,以一種神的態度點評利益,甚至左右別人的思想,還覺得,你不按照他的想法走,你就是錯的。

尤其是在婚姻的這個話題裡,這種情況還特別多,明明是糟糕的婚姻,明明當事人已經苦不堪言,卻還總有那麼幾個人勸著過下去,能幫你分析年齡,趨勢,以及孩子,能把你的人生規劃完整,卻從沒真正想過當事人的悲劇。

或許對於這種人,唯有他們自己親身經歷一次,才能閉嘴。

02

鄰居家有兩個女兒,因為倆家比較熟,幾十年的交情,所以我們直接稱呼她倆大姐二姐。

大姐輟學比較早,結婚也比較早,如今兩個孩子。二姐書讀得多,後來嫁得也不錯,有房有車沒孩子。

可能在她們家,父母從小更寵愛二姐的原因,二姐的性格裡就有一種心高氣傲的姿態,姐妹倆成家之後,二姐言語間便有瞧不起大姐的態度,總給人的感覺就是"我很優秀,你很弱"的樣子。

大姐因為嫁人早,很多事情也沒看透,現在獨自拉扯著兩個孩子,她丈夫很少回家,不知道在外面鬼混什麼,有時說是去廠裡打工,有時說是去做生意,總之就是大姐一個人在苦撐自己的婚姻。

去年端午節那會兒,大姐的丈夫沒回家,倒是有一堆人找上大姐的婆家追債,說是欠的十幾萬塊錢,讓大姐還。

大姐哪裡知道這些事,就告訴追債的人,自己離婚了,這些債務和她沒關係。

追債的人無奈之下走了,大姐看著那些欠條,又到處打聽自家男人的下落,終於,兩個月之後,她丈夫帶著一個女人回來,說是他的小妹。

大姐再傻也知道這倆人的出現意味著什麼,當時一瞬間憤怒加絕望,大哭著把那倆人趕出了家門,然後揚言,如果再讓她見到的話,非要他們好看。

03

本來大姐的婚姻就很糟糕,再加上丈夫這麼不正經,已經夠傷心的了,可笑的是,作為二姐的妹妹,當時很官方的指手畫腳大姐的婚姻。

"你幹嘛要把人趕走啊,好不容易回來一趟,你能原諒就原諒吧。"

"哎,現在你也兩個孩子,該成熟一點了,他是出軌了,可他還是孩子的父親呀,這娃們需要他。"

"要我說呀,你還是把姐夫叫回來吧,誰年輕還沒犯過錯啊。"

……

作為妹妹的二姐,不設身處地的安慰大姐的難處,反倒竟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,總之話裡話外的意思就是讓大姐過下去,離婚沒好處。

當時的大姐,氣得也不想再跟妹妹爭論什麼,可妹妹依舊一副為大姐著想的樣子,不依不饒地說個不停,甚至也讓父母跟著勸勸大姐,說女人離了婚,帶著兩個孩子,日子會更難過。

最後徹底惹惱了大姐:"你要是有個這樣的丈夫,這樣的婚姻,你能不能過下去?"

二姐被這樣一說,當時就罵大姐無可救藥,而大姐也懶得再理她,只是想著怎麼跟這男人離婚,在要來兩個孩子撫養權的同時,也要讓這男人承擔起支付相應撫養費的責任。

然後這一年多的時間裡,大姐跟法院起訴離婚,在擺脫渣男的路上來回奔波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