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婚後,判斷一個男人是不是真心「愛你」,從來不必試探,就看一點

小酱 2020/05/13 檢舉 我要評論

老一輩人都說「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,」畢竟父母一輩的愛情有多少是一見鍾情呢?甚至他們一輩子都沒有說過「愛」,卻也安安穩穩過了一輩子。

所以,周芳怎麼也想不明白,自己都已經給老公生了兩個孩子了,付出了那麼多,卻還是暖不了的他的心,以致於後來他口口聲聲還是說要休了她。

從前的周芳在外人眼裡就是妥妥的人生贏家:自己有著穩定的工作,有著一兒一女。還有一個已年過四十卻依然帥氣俊朗的老公,光是這一點別的女人一輩子都不趕不上她了。

一想到這,周芳心裡就美滋滋的,可當兩人真正攜手走進生活的雞零狗碎裡,其中滋味就只有自己知曉啦。

01.

周芳跟他站在一起,別人想到的絕不是男才女貌。周芳一米七的個頭,生了一副男人的粗壯骨架,這在小巧玲瓏的南方女人裡是少有的,額頭正中間還有著一顆痣,不過不是美人痣卻是一顆大大的肉痣。

周芳五官本就平平,有了這顆肉痣,顏值又直線下降了。

所以周芳在跟老公相親時,見到老公的第一面就芳心暗許,當然那時候他還不是她的老公。

速食式的相親總是進展神速,一個月後,他們訂婚了,兩個月後就走進了婚姻,雖然周芳覺得一切都像是做夢,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這麼帥的老公看中。

新婚夜暴露了答案:周芳的老公喝了很多酒,情緒很是高漲。鬧洞房的人都散了去,他卻倒頭就睡著了,嘴裡還嘀咕著一個女人的名字。

這對於周芳來說完全是晴天霹靂,想叫醒他問個明白,可無論她如何搖晃他,他都死豬一樣不動彈。

這一夜,周芳失眠了。她完全沒想到,自己的枕邊人嘴裡卻叫著別的女人的名字,還是在新婚之夜。

第二天早上醒來,她問他那個女人是誰,他卻完全一副記不起的模樣,甚至惱羞成怒說她無理取鬧。

周芳吃了啞巴虧,但是她卻安慰自己說:「誰的新歡還不是別人的舊愛呢?過去的人和情不重要,重要的是現在陪在他身邊的人是自己。」

周芳真是想得開,她決定不再糾結于對方的過去,現在重要的是抓緊生個孩子。愛一個人就要為他生一個自己的孩子,有了孩子就能栓牢他的心了。

周芳實在太愛他了,愛得卑微,低到了塵埃裡,完全忘記了自己作為一個新世紀女知識份子該有的姿態和尊嚴。

02.

周芳越來越主動,終於又一個月後,她懷上了他的孩子。拿到檢查報告那一刻,他並沒有將為人父的激動,而周芳完全被初為人母的喜悅沖昏了頭腦,她並沒有發現他的異常。

周芳過了孕期前三個月的安全期,他卻被公司外派到外地,後面近七個月的漫長孕期都是周芳一人在婆家度過。好在公婆都是好相處的人,周芳人也勤快嘴也甜,在公婆口口相傳中,鄰里鄉親都知道周芳是個賢慧勤勉的好媳婦。

孩子落地那天,老公趕了回來。捧著眉眼像極了自己的女兒,他哭了,她也哭了,她想老公的心應該回來了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