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婚後養繼子六年,過一個兒童節讓我意識到:半路夫妻,永遠是賊

菠蘿蜜 2020/06/16 檢舉 我要評論

01

何謂半路夫妻?就是雙方各自有一段不幸的婚姻,之後重新鼓起勇氣,再度組建家庭,成為共處一個屋簷下的男人和女人。

按理說,能夠打破心中的局限,走出情感的困境,再次踏入婚姻是一件值得慶倖的事情,但事實上很多二婚的夫妻,並沒有在經歷過一次傷痛後對現有的感情倍加珍惜,反倒是對婚姻多了一絲戒備。

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類似的俗語,例如「半路夫妻,各留一手」、「半路夫妻,永遠是賊」之類對再婚家庭的評價。

並不是說所有的再婚夫妻,都會經歷這些負面的情感,我們也不要用自己的認知和經歷去定義或否定一件事物的本身。

但不得不承認的是,在某種角度上來說,半路夫妻確實比頭婚要難上許多,畢竟彼此之間衍生了一些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問題, 半路夫妻能不能交心,要分人和彼此之間所面對的境遇。

很多半路夫妻有苦難言,因為這時的婚姻不再是只有愛情、柴米油鹽和耐得住寂寞那麼簡單了,雙方牽扯到原來各自的孩子和家庭,多一個人的參與,情感世界所要面臨的難度並不只是大了一分。

02

今年的兒童節過後,同事上班都談論那天帶被疫情憋瘋的孩子,去哪裡瘋狂了一回,孩子如何興奮;也有些同事家的孩子年齡小,不方便出去玩,就講述著孩子收到禮物時的那份驚喜表情。

唯獨同事H先生坐在一旁悶悶不樂,大家討論過後當溫度冷卻下來,都發現他的情緒不太對,平時和大家打成一片的開心果,今天怎麼愁眉不展沒了往日的神采。

沉吟了一陣,H先生講了他在兒童節那天的遭遇,件件紮心。

H先生每年的兒童節,都會給繼子買各種他心儀的禮物,今年也不例外,H先生費盡心力地淘到了繼子所喜歡的限量版手辦。還買了三張遊樂場的票,事先就交給了繼子,讓他準備好下午出發。

原定的工作提前完成了,H先生聽說路上會堵車,就申請提早下班。可是到家之後,他卻聽到了這樣一通電話:

我還是想和你一起去XX遊樂場,現在票在我手裡,你提早點下班來接我……我媽那邊你不用擔心,我能搞定。老爸,你今天好好發揮,爭取能和我媽重婚……

我媽已經動搖了,你就不能有點信心?我媽說和H叔在一起,就是為了讓我能有好的生活環境,可我就是想和你們在一起生活,他對我再好,也不過是想讓我以後也對他好,給他養老……

03

H先生悄悄從房間退了出去,他到樓下社區的長椅上坐了很久,有些緩不過神,但也還是把最近發生的樁樁件件事情,捋了清楚。

他和再婚妻子共同生活了六年,妻子總是抱怨生活費不夠,把自己的工資卡收繳了去,家裡的財政大權也漸漸的都把控著; 後來發展到介意H先生給原來的家庭付贍養費,他問妻子家裡現在還有多少積蓄,得到的答覆總是:哪裡還有錢,你不當家,不知道現在物價漲得有多快; 妻子自己的婚前財產把控得很嚴格,而H先生的婚前財產除了房子,其餘幾乎都為這個家的生活付出去了; 繼子對自己淡漠甚至厭惡,為了讓家裡的氣氛不那麼尷尬,他甚至刻意的去討好,對自己的親生兒子都沒有如此上心過......

想著想著,H先生不由自主的給前妻和自己的兒子打去電話,兒子在電話那邊興奮的大叫,爸爸來電話了,爸爸記得今天是我的節日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