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那些強勢的女人敲響警鐘:「人到老了,真正的苦日子才剛開始!」

艾姐 2020/10/11 檢舉 我要評論

原本,我們都想做一個溫暖,讓別人喜歡的人,可為什麼最後沒能如願呢?

於是自己會去分析原因,可惜最後的分析結果,只會認為那是別人的問題,而又安慰自己不是人民幣,得不到人人喜歡。

從而在後來,更加我行我素、固步自封了。

話雖如此,每個人確實都做不到讓人人都喜歡,可如果人人都不喜歡,那麼極有可能是因為, 與人相處時,我們總是把自己的意願強加在別人身上。

關鍵是這些我們自己都還察覺不到,一切都下意識中進行。

如果真是這樣,那麼對於旁人來說,無異於是剝奪了他們自身起碼的權利,特容易激起他們內心的抵觸和抗拒。一種來自於身體的本能的自我保護。

人都喜歡和相處舒服的人在一起相處。

那麼什麼是舒服?我覺得就是一種輕鬆感。

我和你在一起,能夠得到尊重,能夠感受真誠,能夠收穫幸福,心理和精神上是毫無壓力的,也可以說是沒有鬥爭的。

01

文姨是屬於什麼性格呢?

和丈夫吵架,她從來不會主動低頭認錯,即便是她錯了。丈夫給她臺階下,她不會順著臺階下,因為那讓她覺得是一種施捨。

更或者,丈夫主動與她和好,把錯都攬在了自己身上,她反而更端著自己了。

另外還有就是太要強了。

打個比方說,頭天晚上夫妻倆吵架,並且丈夫都服了軟,文姨堅決還是要給丈夫點厲害瞧瞧。等第二天早上,丈夫早早起來做她最愛吃的菜,然後她連看都不看一眼。

一句話不說,要麼就是默默走進廚房自己做飯,要麼就是直接當著丈夫的面把菜倒掉。

丈夫一直都是好脾氣,從來不與她計較,但文姨並不滿足,想要丈夫對自己言聽計從,任何事情都不敢反駁自己的那種。

最習慣用冷暴力來處理夫妻之間的矛盾。

包括生病住院,都不允許丈夫走進醫院,說不想讓丈夫看她笑話。也不允許丈夫來照顧她,說就要看看,自己沒有男人一樣可以好好的。

平時在家裡面,文姨當然也是強勢的,家庭大事習慣了一個人做決定,對於自己的命令,所有人都要奉若聖旨。

她老是想把丈夫改造成自己心目中的樣子。

但凡有一點不如意,在家裡就會大發脾氣,那咄咄逼人的樣子,給家裡人留下了很大的陰影,所以家裡人輕易都不敢得罪她。

而這一輩子,丈夫都過得唯唯諾諾,看文姨的臉色行事,大氣都不敢喘。

可人總是有感情的,也總是有尊嚴的,丈夫不過就是為了維持那個家庭的完整,實際上心也早就遠離了,更談不上什麼感情。

所以自從兒女結婚後,丈夫也有了脾氣,不願意再去慣著文姨。

這直接導致了,夫妻關係在後來越來越僵,各人過各人的日子,心中憋著一口氣,看最後誰能贏。

02

兒女長大以後,也在逐漸遠離文姨,這一點,文姨自己也感覺到了。

但她從來沒有反思自己,認為自己有什麼問題,而是變本加厲,只要見到兒女都會破口大駡:「養了兩個白眼狼,跟你爹一個德行。」

直到有一件事,著實刺激到了文姨。

兒子在結婚後不久,便把丈夫接到了自己的那個小家,只剩下文姨自己一個人在老家。文姨從始至終都沒開口問過一句,雖然心裡很難過,可面子不能丟。

反而還得放出狠話:「我早想讓他走了,巴不得你們都不要出現在我面前,圖清靜。」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