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你的精緻生活買單?對不起,你這「朋友」我可以不交

圆圆 2020/10/13 檢舉 我要評論

我承認,我是一個相當小氣的人,小氣到跟這個社會有點格格不入,事事不通,說我是小氣鬼也好,

說我是守財奴也罷,這些,我都可以做到坦然接受。

在帝都,每月1萬2的工資我能手爆青筋地攥下8千。早餐,米粥鹹菜外加自己鹵的雞蛋,中餐公司食堂,

一個月只需上交320塊,至於晚餐,時間充裕就自己弄,不充裕就在外面吃個炒飯,而且通常情況下,我都儘量充裕。

我沒什麼愛好,也不喜歡交際,所以去了房租水電外加煤氣,基本上沒有什麼別的花銷。襯衫老家買的,

150兩件我一下子買了6件,鞋子常年皮鞋,不管春夏秋冬,都是一雙可以穿好幾年的那種,落灰了就撣撣灰,

裂口了就打打蠟。

身上的羽絨服還是三年前買的,因為穿得節在,我還打算讓它再效力三年,而為了保持一個好的身體,

每天下班後的我都會鍛煉上半個多小時,當然了,器械也是我自己做的。

我之所以堅持鍛煉身體,無非是想讓自己保持一個強健的體魄,再有,每天的工作都很壓抑,出出汗釋放一下,

睡起覺來也會很舒服,至於同事之間的份子錢,我都是儘量過得去就行。

同事都說我活得太壓抑了,上司也說我,年輕人要有激情,要懂得享受這個世界,別太宅,

要多出去走走多出去見見世面。他們說的我都懂,可我知道,我只是這座城市的一個過客,這座城市不屬於我,

也不會屬於我。

這裡幾萬一平的房價,對於一個農村出身的孩子來說無異于天價,我的家,

應該安在北方的某個四線城市或者是某個閒散的小鎮,而要想回去,就必須攢夠買房的錢。

單身生活確實很苦悶,但習慣後倒也沒覺得有沒什麼不好的。我那個同室住著的朋友跟我不一樣,他是那種熱於交際的類型,喜歡熱鬧,喜歡享受生活,喜歡帶自己的女友去各種高檔場合……

他時常跟我說「錢這東西,花沒了再賺就是了,這青春的時光,可以一去不復返的存在,人,要懂得享受當下,

想多了,自己就會活得很累,就會活得很壓抑」。

確實有理,可每個人的曾經並不一樣。我是窮過來的,即便到了現在我也不富,山裡人供出一個大學生有多難,

臉朝黃土背朝天的感覺有多苦?我想一般人不會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我感受過那種沒錢的慌亂,那種沒錢的卑微,那種借錢時的戰戰兢兢,那種借到錢後的滿心愧疚。所以,

能給我安全感的只有兩個,一個是父母爽朗的笑聲,另一個就是金錢的質感,那種摸在手裡沙沙的質感。

而現在,為了拓寬我的安全感,我必須攢下更多的錢,去一個屬於我的城市,去一個離父母雙親很近的城市,

去買一棟房,一棟屬於我自己的,可以給自己醞釀更多可見未來的房子。我承認很俗氣,但我就是這個階級的人,

改變不了,也不會改變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