恕我直言,人到中年別去這3種同學聚會,親身經歷告訴你:嗆眼睛

大强 2020/09/03 檢舉 我要評論

同事老羅給我講了他不久前的經歷。老羅在高中時代是班長,當年高考發揮失常,只考了普通大學,畢業後找了一個很一般的工作,混得一直不如意,很少主動與同學聯繫。在同學群裡也保持「潛水」狀態,基本不「冒泡」。

前不久,沉寂很久的同學群突然「騷動」起來。原來是身價千萬的張老闆,連發三個8000新臺幣的紅包,如同往平靜的湖面上扔了石子,激起層層漣漪。

張老闆原來學習墊底,高考超常發揮,居然考上了大專。畢業後,利用老爸的人脈,到處承包工程,公司做得挺大的。張老闆最近生意興旺,主動張羅同學聚會,在群裡說,最近發點小財,他做東要搞一次同學聚會。

有幾位混得比較好的同學,在群裡表示支持。張老闆專門艾特了老羅:有請羅班長出來主持工作。老羅畢竟搶了紅包,無法回避,只能表態:同學聚會的目的是暢談青春,為了減輕大家心理負擔,建議還是實行AA制,這樣子大家都能平等相待。

老羅的提議,得到了一連串的「排隊」附和。老羅繼續發言:請老張策劃一下,在群裡扔一個聚會方案。當天晚上,老張就在群裡發了一個聚會方案:在海邊五星級大酒店包了一個大廳,吃飯、喝酒、唱歌、看海,一條龍。最後補充一句:酒店老闆是他哥們,每人只收8000新臺幣,等於白送。

還是那幾位混得比較好的同學,紛紛跟進點贊,這個方案太牛了,青春無悔,豪華相聚。老羅看了直肉疼,心想:我月薪才15000這次聚會要掏8000,加上來回路費,就是10000大洋,去看你們裝范?正在猶豫,老張直接艾特他,問他這套方案怎麼樣?老羅硬著頭皮發了一個贊的表情包。

老羅正在糾結呢,無意中打開同學群介面,突然發現,居然有14位同學不聲不響地退群了。老羅想起上一次同學聚會的不愉快記憶:那次同學聚會,開始還正常,大家喝喝酒,聊聊天,酒過三巡之後,變成了幾位混得好的同學的炫耀大秀場。老羅突然釋然了,估計這14位同學跟自己的想法一樣,既然不想去,乾脆退群了,眼不見心不煩。

老羅心想,人到中年了,自己過好自己的小日子,比什麼都重要。何必花3000大洋去給別人當看客呢?老羅想通了,乾脆少一點也退群了。有幾位退群的同學互相私信,都覺得這種所謂的豪華聚會,是屬於有錢人的秀場,我們就沒必要打腫臉充胖子了,10000大洋給老婆買件大衣,給老人換部手機,給孩子買些學習資料,不香嗎?

 

後退群的同學打來電話:那幾個同學氣壞了,老張在群裡痛斥你們是窮人思維,捨不得花錢的小氣鬼,不跟成功人士交往,活該你們一輩子受窮。老羅突然釋懷了,原來他們就是這麼想我們的,幸好沒去。直言:人到中年,就不要參加這3種同學聚會了,群裡留言太熗眼睛了。

【一】吹牛皮的聚會不去。

很多同學興沖沖參加第一次聚會,第二次就不想去了,就是因為本來是沖著暢談同學情誼去的。到了聚會現場,大家相見恨晚,熱情擁抱,聊了幾句之後,大家彼此的狀況清楚之後,物以類聚人以群分,自然而然就分化了。尤其是推杯換盞、酒過三巡之後,混得好的同學輪番表演、各種炫耀,惹得混得不好的同學也「不甘示弱」,借著酒勁,牛皮吹上天。同學聚會變成了吹牛皮大會,酒醒之後,感到渾身沒勁,索然無味。仔細一想,同一起跑線的同學,已經三六九等分化嚴重了,同學時代就沒有深交,現在還可能走到對方心裡去嗎?聚會之後,每位同學其實都在心裡默默找定位、找群體,聚會之前的新鮮感,被攀比之後的距離感、失衡感所沖刷。第二次同學聚會,很多人就不願意參加了。

 

【二】擺場子的聚會不去。

同學畢業後,踏入社會,就是一道分水嶺。大家各奔東西、五湖四海,各自忙著自己的前途,原來關係好的同學還是會小規模聚會,關係一般的同學慢慢相忘於江湖了。幾年之後,總有一些八百年不聯繫的同學,以八竿子打不著的理由,發起聚會:想死大家了,我已經在五星級酒店安排好了,請同學聚聚,我請客。這種聚會,一般都是「暴發戶」同學張羅的。原來混得不好,終於發財了、成功了、提拔了,自己掏錢擺場子,不是「想死大家」了,而是表演「逆襲大戲」的,讓大家「欣賞」他是如何「揚眉吐氣」的。這種擺場子式的同學聚會,能不去就不去了,他不是為了暢談友情的,而是刺激同學的。

【三】超豪華的聚會不去。

同學聚會好不好,關鍵看組織水準。優秀的組織者會考慮所有同學的承受能力,本著平等相待的原則,以回憶青春、溝通感情為目的,選擇交通方便、條件適中、標準恰當的酒店。凡是安排在五星級大酒店,人均標準動輒三四千元的同學聚會,都是給有錢同學「搭秀場」的。混得好的同學,在豪華聚會上表現的神態自若,處處顯示出自己的養尊處優,對混得普通的同學持有「何不食肉糜」的思想,其實很傷同學的心。家境一般的同學,掏出幾千元陪你們吃喝玩樂,心裡能舒服嗎?所以,凡是超過常人承受能力的超豪華聚會,不管自己有錢沒錢,都不要參加了。

用戶評論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